插圖: BERNARD CHAU

潑墨

戀「飛腳」的青樓女

若有時間,或遇上有趣的劇目,我會當日本歌舞伎的座上客,雖然票價貴,又不大聽得懂,不過熱鬧繽紛,賞心悅目。 (只供訂戶瀏覽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