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秋天,《壹週刊》同事一日之間急急搬到百樂門寫字樓去了,一夜之間熱鬧的編輯室,頓成頹垣敗瓦,令人傷感。

編輯室手記

浴火重生火鳳凰

去年秋,在公司收拾細軟準備離別之際,看着同事急急搬離四樓,到百樂門跟着「買家」去了,又怎會無傷感之情? (只供訂戶瀏覽)